社会 2023-01-25 11:38:03 评论:0    浏览:36    

覆灭的P2P大佬,破碎的互金梦。

作者 | 武丽娟

编辑丨高岩

来源 | 野马财经

过去的几年里,互联网金融行业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风起时,一片大好,风过后,一片凌乱。

延续数年的“红岭系”P2P雷暴潮迎来最后的余波。红岭创投创始人周世平等人被正式起诉涉嫌集资诈骗,留下近12万投资人损失约164亿元的一地鸡毛。

非法集资1395亿,坑惨12万人

据“深圳市人民检察院”微信公众号4月14日发布消息,犯罪嫌疑人周世平、胡玉芳、项旭等18人涉嫌集资诈骗、非法吸收公众存款罪一案,已于近日由深圳市公安局福田分局移送审查起诉。

据上述《告知书》,周世平等人利用“红岭创投”“投资宝”网贷平台以及“红岭资本线下理财”项目,向社会不特定公众线上、线下非法集资,该案件集资参与人累计51.68万名,非法集资1395亿元,造成11.96万名集资参与人本金损失163.88亿元。

另外,红岭系所吸收的非法集资1395亿元资金被用于还本付息,收购上市公司,买卖证券、期货,投资股权,对外借贷,部分资金被周世平用于购买房产、偿还个人债务等。

早在2021年7月,周世平已被警方采取刑事强制措施。当年11月24日,深圳福田警方发布通告,周世平等74人分别以涉嫌集资诈骗罪、非法吸收公众存款罪逮捕。由此,曾经的“网贷教父”正式落幕。

4月14日晚间,周世平旗下的A股公司深南股份(002417.SZ)紧急公告称,上述事项为控股股东、实际控制人的个人案件,与公司无关。

不过资本市场并不买账。4月15日,深南股份开盘即封死跌停,收盘报4.05元/股,总市值为11亿元,距周世平2015年入主时股价最高点25.85元/股跌幅84%。

这家周世平掌控的公司,近年来面临着业绩低迷、股东减持、实控人股权被冻结等诸多不利。同日,深南股份公告称,预计2021年度经审计的净利润为负值且营业收入低于1亿元,公司股票交易可能被实施退市风险警示。

如今,深南股份已经陆续剥离金融业务,但周世平和深南股份之间的“纠缠”从未停歇。大厦将倾,周世平曾经“三年清盘”的豪言壮语已然破灭,220多亿待兑付资金的兑付也成难题。

“网贷教父”折戟P2P深南股份“逐金”梦破碎

相比深南股份实控人的身份,周世平的另一个身份在金融圈无人不晓——他是P2P网贷平台红岭创投的创始人,旗下还有投资宝、亿钱贷等P2P平台。从股民出身,到成为网贷行业的带头大哥,周世平是“草根创业时代”的风云人物。

红岭创投成立于2009年3月,曾是国内领先的P2P网贷平台;投资宝成立于2013年4月,主体公司为深圳前海新派金融信息服务有限公司,是周世平旗下红岭控股旗下首家全资子公司。

2015年深南股份(当时简称:*ST元达)“披星戴帽”之时,周世平成功入主。原股东减持股份转让给这位P2P大佬,转让股份占总股本的13.33%,转让价款约3.96亿元。经过几度增资,周世平坐稳了实控人的位置。值得一提的是,深南股份董事长周海燕为周世平之女,目前周海燕并未持有深南股份,而周世平个人持有深南股份16.99%的股权,还通过其控股的红岭控股持有该公司6.51%的股权。

此后,周世平带领深南股份进军金融领域。深南股份的主营业务逐渐从通讯业务转为“计算机技术服务 类金融”双业务,公司的金融属性逐渐加强。

2017年,其主营业务已经务由通讯业务变更为商业保理、融资租赁等业务。2018年2月,三元达更名为深南股份。一个月后,深南股份收购了亿钱贷51%的股份试水布局网贷行业,同时,关联方红岭创投收购了其余49%的股份,周世平成为亿钱贷的实控人。

2018年5月,深南股份与红岭创投共同成立了深圳市红岭电商有限公司,深南股份占股51%,红岭创投占股49%。

此外,深南股份还与深圳市康成亨资本管理集团有限公司建立战略合作伙伴关系,共同发起成立战略新兴产业投资基金,基金投资方向为金融科技和军民融合领域。

其实,业界一直猜测“周世平入主深南股份实为借壳上市”。谁料互金热来得快,退得也快,重组事宜因监管政策不明朗屡次被推迟,最终,红岭创投注入上市公司的计划落败。

虽然,深南股份进军金融领域的动作频频,但自2015年周世平入主以来,最近几年的业绩却差强人意。

Wind数据显示,除通过转让原三元达通讯业务相关公司等收益使得深南股份2015年扭亏外,自2016年至2018年,净利陷入盈亏交替的循环中,而扣非净利则连亏4年。

4月14日晚间,深南股份发布了2021年业绩快报,2021年归属净利润亏损1.174亿元,同比减少797.84%。其解释称,一是因为报告期内计提商誉减值,二是因受内、外部环境及疫情影响,业务开展未达到预期,主营业务收入下降,产品销售毛利有所收窄。

2021年半年报显示,深南股份前两大股东,包括实控人周世平和红岭控股持有的公司股份中,部分仍在冻结状态,周世平还有部分所持股份在质押状态。

图源:巨潮资讯

昔日之“蜜糖”,谁料成为后日之“砒霜”。曾几何时,上市公司成为追逐“互金梦”的主力,然而,逐“金”路一波三折,更有人终酿苦果,行至尽头。

关联方“红岭系”226亿兑付谜局

曾经辉煌一时的网贷行业已经退出历史舞台,但兑付余音始终未了。

回顾红岭创投的高光时刻,截至2019年2月28日的数据,红岭创投累计成交金额4496亿4255万元,累计注册人数272万人。

2014年3月,红岭创投发布了第一个亿元融资“大标”,随后超亿元“大标”相继出现,同时所暴露的资金风险也使其承受了巨大压力。

2015年2月,森海园林项目导致红岭创投亏损7000万;2016年红岭创投又因“安徽九号”地产项目借款人跑路陷入坏账危机;2017年8月,大连机床一笔4亿元的债券未能足额支付利息,构成实质性违约。红岭创投不幸踩雷,1.5亿资金难以收回;2017年,红岭创投踩雷亿阳集团,6000万待归还......

2017年7月,周世平曾在红岭创投官网的“红岭社区”发帖称,“清盘”过渡期大概要三年,到2020年年底,会将“现有产品全部清理完成”。

2019年3月,周世平突然在“红岭社区”宣布良性退出,同时公布3年清退计划:即2019年兑付20%;2020年兑付35%;2021年兑付45%,逐步有序完成兑付。

同年3月21日,红岭创投官宣,自2019年4月1日起全面停发净值标,这也被视为曾经是深圳地区最大规模的P2P网贷平台宣布清盘的开始。

然而,“三年清盘”承诺看似美好,兑付之路却不容乐观。

红岭创投官网每个月都会发布兑付通知,最近的两次是2021年9月18日、9月9日。

其去年9月18日披露的兑付通知显示:拟于9月22日进行第五十八次兑付,兑付金额为3000万元,此次兑付后累计兑付27.04亿元,尚有156.77亿元待兑付。目前,红岭创投实际第三年只兑付了14.56%,尚未完成计划2019年兑付20%的目标,以及“在2021年达到45%的兑付比例”的承诺也落空。

投资宝的兑付进度也不理想。截至2021年4月,投资宝累计兑付3.6亿元,待兑付约60亿元,兑付比例仅为6.2%。红岭资本的兑付比例则更低,截至2021年9月,仅兑付5400万元,待兑付金额还有10个亿,兑付比例只有5%。因此,红岭系三大平台共计超226.7亿元的资金窟窿尚待填补。

然而,兑付难题属实吗?

据“蓝鲸财经”此前报道,红岭系疑通过“投资宝”资金,拿下了深南股份和南通总部大楼,而作为“投资宝”的底层资产并未转移,实际的兑付进展不及红岭创投。“界面”也曾报道,包括实控人周世平在内,有多位红岭创投股东在投资宝借款(主要为资产标),或涉自融行为,且相关借款尚未还清。

值得注意的是,周世平曾多次违规减持深南股份股票,并被深交所“点名批评”。2019年11月,周世平未按照相关规定,在首次卖出前15个交易日前披露减持预披露公告,且在连续90个自然日内,通过集中竞价方式合计减持股份数量超过公司股份总数的1%,已经违规。

时隔4个月,周世平违规减持再次受到深交所的公开谴责处分。2020年3月底,周世平在首次集中竞价交易减持股份时,未按规定提前十五个交易日披露减持计划,违反相关规定。深交所再次对周世平给予公开谴责的处分。

深圳相关部门曾发布《深圳市网络借贷信息中介良性退出指引》,长期从事刑事诉讼的陈律师认为,上述《指引》可能就是个地方政策,如果投资者报案,平台有涉嫌犯罪的情形,比如打着良性退出的幌子,背地里却在转移资产,是可以立案的。

中国社会科学院产业金融研究基地副秘书长、百舸新金融智库创始人陈文在分析红岭创投清盘艰难的原因时,曾表示:“红岭创投发的主要是大标,大标很考验该公司不良资产的处置能力。另外,催收、接征信在小额标的面前是有效的,但在像红岭创投发的这种大标面前没有什么作用,主要还得靠它自身不良资产的处置能力,包括问题企业重组等。”

灿烂的烟花喧嚣过后,剩下满地尘屑与狼藉。

曾经被奉为“网贷教父”,如今检方的公告彻底掀开了周世平的“遮羞布”,拿着12万投资人的钱购买房产、偿还个人债务。关于红岭,关于周世平,相信大家一定还有许多想说的,欢迎留言分享!

以上内容为【非法集资1395亿,“网贷教父”折戟P2P,深南股份“逐金”梦破碎 | 深南股份】的相关内容,更多相关内容关注中国智能工业网

 
免责声明:

本文内容来自用户上传并发布或网络新闻客户端自媒体,本站点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不拥有所有权,不承担相关法律责任。如发现本站有涉嫌抄袭侵权/违法违规的内容,请联系删除。

 
0相关评论
打赏